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寸拙园

欢迎关注保定律师杨沙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河北金房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河北金房律师事务所党支部书记,中华律师协会会员。 擅长领域:婚姻家庭 金融保险 房产纠纷 交通事故 劳动争议 刑事案件

网易考拉推荐

保定律师:王某保险诈骗案辩护词  

2014-12-01 15:24:36|  分类: 刑事案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审判长、审判员:

河北金房律师事务所接受王**的委托,指派我担任本案上诉人王**的辩护人。接受委托后,辩护人查阅了案卷材料,了解了本案案情。结合本案的事实和证据,现发表以下辩护意见:

一、一审判决认为上诉人 “在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这一认定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1、上诉人在本案中不具备作为保险诈骗案组织者的身份条件。

保险诈骗罪作为一种特殊形式的诈骗犯罪,以非法获取保险金额为最终目的;通过保险公司的勘察和理赔,是获取非法利益的关键所在,也必然离不开保险公司相关人员的配合。保险诈骗罪的主犯,必然在本罪中发挥组织、策划、指挥作用,并拥有各方面的关系配合其顺利骗保。上诉人作为一个普通的农民,文化程度较低,既不认识保险公司相关工作人员,也没有实施保险诈骗的经验,根本无法充当起环节异常复杂的保险诈骗案组织者的角色。

2、上诉人在全案实施过程中并未发挥组织者的作用。

根据本案另一犯罪嫌疑人**公司现场勘察员**在200988日供述:“************可知:早在20092月份以前,杨**就和**商量进行保险诈骗,根据**的供述此时其和上诉人还从未提及过骗保事宜。在本案两起保险诈骗中,杨**早有预谋在先,亲自参与并指挥制造事故现场在后,再依托其开办的汽修厂修车、定损,并凭借和**良好的个人关系为其骗保排除一切障碍,事后,又通过**进行保险理赔,并将理赔款归己所有。

综上,杨**具有组织并实施保险诈骗的便利条件,并且在整个过程中如此费劲周折,根本不可能如他所称是在为上诉人进行骗保,也不可能将其费尽心机骗来的巨额保险金交付给上诉人所有。杨**在本案中发挥着组织者的作用,应当认定为主犯。相对于**而言,本案中上诉人仅是在**的指挥下准备作案工具并配合制造事故现场。从整个案情来看,无论是整个作案过程的设计和各部分环节的实施,还是上诉人在本案中并未获得任何利益这一事实,上诉人都没有起到主要或者是关键的作用,而是完全辅助**所为的行为。

3、本案中认定上诉人为主犯的依据明显不足。

通过上述人的供述可知:上诉人承认参与过本案,但并非本案的组织者,而是受他人指使。在本案中认定上诉人为主犯的证据只有**的口供。**在2010726日的口供中供述:“***”,然其在2010817日也就是在**等人被逮捕以后便更改供述:“********” 由此可见,**作为本案已经查实的真正的组织者和利害关系人,并随着案件的进展和同案犯的落网不断的更改口供,明显反应出其妄图逃避法律责任并假手他人的目的,其口供不应采信。

根据《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被告人的供述必须查证属实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的罪行,当然也不能认定上诉人在犯罪中起主要作用。袁裕东作为本案中的被告及利害关系人,其供词并没有任何其他证据加以印证其真实性,因此,本案中认定上诉人为主犯的依据明显不足。

二、一审法院对上诉人量刑过重。

纵观全案,**汽修厂在促成两起案件的最终形成中发挥着关键的不可替代的作用,而作为汽修厂老板的**在本案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在全部参与人员中处于组织者的地位。由于本案涉及人员众多,本案的犯罪嫌疑人**到案后已经由保定市**法院进行了开庭审理,**也已经按保险诈骗罪被判处 **年。同样的案件,相对于处于组织者地位的杨**,本案在一审中对起辅助作用的上诉人量刑显然过重。

 

三、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犯罪数额特别巨大没有事实依据。

1、在一审判决书认定的第一起犯罪中上诉人等并没有从保险公司处获得保险金,保险公司也没有任何损失,将第一起犯罪未获得的保险金作为上诉人骗取的数额明显依据不足。

2、在一审判决书认定的第二起犯罪中,上诉人既不是该案中所涉及车辆的投保人和被保险人,也是分毫没有从该笔保险理赔款中获利。上诉人根本不能构成保险诈骗罪的犯罪主体,当然也不能将保险诈骗罪的犯罪数额作为上诉人本罪的犯罪数额。

一审法院没有考虑上述情节而将上诉人定性为数额特别巨大并判处了高额罚金,对上诉人显然有失公平。

 

四、一审法院对该“保险诈骗案“中涉及的诸多重要事实未予查明。

根据我国《刑法》第一百九十八条的规定,保险诈骗犯罪作为一种特殊主体从事的通过多种方式骗取保险金的犯罪行为,必须由投保人、被保险人、受益人的最终参与和获益。然而在本案两起案件的审理过程中,都没有依法查明本案涉嫌的几辆报损车辆的车主信息、投保人或被保险人的身份以及与本案的联系。而这些证据对查明全案事实都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因此,请求人民法院查明案件事实,依法改判,维护上诉人的合法权益。

 

                                                   辩护人: 杨沙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